南方日報記者 肖文舸 謝思佳
  崔財鑫 陳晨 張由瓊 鐘嘯
  7月18日18時,離“威馬遜”登錄徐聞的預測時間不到兩個小時了,一陣刺耳的電話聲讓湛江海上搜救分中心的氣氛變得更加緊張。“湛江市三防指揮部來電,反映湛江通明漁港水域有多艘漁船遇險,請求救援。”湛江海事局指揮中心主任黃吉說。
  當晚,海事救援人員在狂風驟雨里穿行3個小時,終於到達事發地點,由於無法立即實施救援,便與當地村幹部等有關部門徹夜守在岸邊,並每隔20分鐘與船上漁民通話一次。7月19日早上7時風浪稍小,在多方協作下,被困漁民全部被營救上岸。
  “我告訴自己不能慌亂”
  “遇險地點離岸邊只有大約200米,水深不到兩米。”黃吉告訴記者,這樣的情況使得營救人員陷入兩難境地:水太淺導致大型救援船舶根本無法下水;15級以上的大風又讓小型船隻無法開出去。指揮中心立即制訂第二套方案:派海事人員從陸上趕往現場,與當地救援力量會合。
  18日晚7時,帶上救生衣和救生圈等救援設備,楊偉傑和兩位同伴鑽進了吉普車。從霞山海事局出發,到太平鎮通明港有50公里的路程,他們預估了路程的險要,但半小時以後,“威馬遜”在不遠的徐聞龍塘鎮登陸了。
  “能見度非常差,只能看到車前燈不到20米處,周圍一片漆黑,路上很滑,我們帶了好幾個電筒,我拿著一個強光手電筒一直照著前方,提醒司機註意安全。”
  楊偉傑說,由於風雨太大,有10分鐘他們迷路了,“心裡特彆著急,有20多個人在等著我們呢!但是又反覆告訴自己,一定要穩住不能亂。”最終他們靠手機導航找到了路。
  “大雨打在臉上感覺疼”
  好不容易走上了通明村的村道,但轉眼間,他們剛纔的興奮勁又被澆滅。
  “看到眼前的情景,我們都傻眼了,3米的村道,兩旁之前種滿了桉樹,現在樹被颱風颳倒,成片成片地橫在路上。”這時,楊偉傑和同伴沈湛栩立即下車,一邊趕緊抬樹,一邊指引司機梁啟源開車。
  遇上倒在路上的電線桿,他們也沒時間猶豫。“電線伸出來,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電,反正要趕緊清理出一條路,我們才能通過。”楊偉傑說,“我們穿了雨衣戴了安全帽,就是狂風把大雨吹在臉上感覺有點疼。”就這樣,這條20公里左右的村道,他們一邊清理,一邊通行,花了1個小時。
  當晚10時,這支救援隊終於到達了通明港。“當時風浪太大,還是無法展開救援,那我們就在岸邊守著他們。”由於搜救中心負責整個海域搜救協調指揮,楊偉傑與當地漁政和村鎮有關人員會合後,商量出這樣的方案。
  “為省電通話不能多說”
  “我們救援人員就在岸邊守著你們,跟你們在一起,一有機會一定儘快把你們救上來。”電話里得知漁民們很害怕,楊偉傑這樣說。為了確保漁民情緒穩定,每隔20分鐘救援人員會與他們通話一次,瞭解情況。“沒過一會又想打電話但又擔心他們手機被打沒電了,所以每次通話不能多說。”楊偉傑說。
  由於擔心汽車燃油耗盡,岸上的救援隊不敢開空調。由於風雨太大,為了透氣只好稍稍把窗戶打開一條縫,可沒過一會兒,車窗附近就被淋濕了。
  “風從車窗縫裡灌進來,嗚嗚嗚地高聲叫著,讓人聽了有些毛骨悚然,樹被吹得好像要倒下來一樣。”楊偉傑介紹,聽說他們堅持徹夜守候,村裡領導的一輛車也留了下來,一同等待營救時機的到來。
  終於,19日早上5點多,天微亮,一見風雨出現漸緩態勢,救援人員立即協調“海監9094”執法船開赴現場,分兩批把23個漁民逐一接上岸。經過海事部門核實,被困漁民實際數量為23名。  (原標題:颱風夜堅守13小時營救漁民)
創作者介紹

wedding

oe51oekv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